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9|回复: 0

民运二代自白:从“逃避”到“反抗”

[复制链接]

274

主题

275

帖子

84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48
发表于 2019-4-18 08: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运二代自白:从“逃避”到“反抗”


北京异见人士何德普已有16年没有见过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何佳了。本来何德普获准在去年年底到美国探亲,却在最后一刻被拒绝出境,令父子两人伤心欲绝。现年62岁的何德普曾参与西单民主墙、组建中国民主党等运动。他在2003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八年。出狱后,他一直受到政府严密监视。本台记者家傲采访了现居美国的何佳,了解这位民运二代从逃避到反抗的故事。

记者:在您父亲说他不能来美国之后,你是什么感受?

何佳:我就给他发了一个哭脸的表情,然后下面写了一个“我想爸爸”。然后,爸爸回了一句:“下次一定会有机会。”

记者:您爸爸被拒绝出境后,您在《议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这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何佳:我就是很想要求他过来,我想让他看看我。因为我们已经分离16年了,我希望中共给我们这个机会。但我又不敢回国,因为我害怕回去就被扣下来。警察多次找我父母说,你们让何佳赶紧回来吧,让他来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那样的话,我就会成为一个人质,我爸爸就必须要听当局的话了。

记者:您父亲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呢?

何佳:家外面有警亭、警车,24小时站岗,他出门也会被跟踪。

记者:您曾经问过自己,您父亲为了中国民运、为了帮助别人让自己的妻儿陷入无助和恐慌,这样真的好吗?那么您现在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吗?

何佳:我现在可能还没有找到答案。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的我,我仍然觉得无法理解我父亲。血浓于水,就算我假装遗忘,他始终是我的父亲,我受累受苦的时候还是会想到他。既然如此,我只能去理解他、接受他。

记者:您在《议报》上的文章里说,您从以往的“逃避”转变为今天的“反抗”,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呢?

何佳:是因为16年的别离、想家的痛苦不好受。我真是期盼他的到来,但是前一天临时告诉我他不能来了,这种打击和意外实在让我无法接受。警察之前已经允许他来美国了,他这才买了机票。

记者:前几天,民运人士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一家三口回国探望十年未见的父亲时,刚刚飞抵杭州就被遣返回加拿大了。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何佳:当局太可恨了。我太能理解这种亲人离散、子女与父母天各一方的心态了,如影随形的思乡和对家人的思念太深刻了。她们不能相见我觉得太可惜了。

记者:您能简单地描述一下您如今对中国的情感吗?

何佳:我很想家,很想见到我的亲人,我一个星期至少能梦见一两次他们的身影。但是我又对回国充满着恐惧,我觉得可能回去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我将会成天遭受国内的监控和旁人的指指点点,我不想回忆起这种日子。

记者:您在美国学习期间,身边一定有不少中国人。他们对国内政治感兴趣吗?


何佳:我2008年刚来的那批同学当时对国内政治并不理解。随着中国留学生人数逐年递增,新生对共产党的反应越来越差了,他们越来越不忌讳说共产党的坏话了。我只能说,现在国内的风气越来越不好了。

记者:您还想对我们的听众说些什么?

何佳:我真心祝愿所有与家人别离的学生们可以常常回家看看,家人真的很想念你们。

记者:您毕竟在美国生活十年了。您对美国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何佳:平静、安宁,可以让我有一颗踏实的心去学习,这是让我最享受的地方。另外,我还体会到了自由的含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民主党

GMT+8, 2019-10-14 11:35 , Processed in 0.06296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 2019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