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7|回复: 0

红色帝国下杨改兰悲剧重演

[复制链接]

274

主题

275

帖子

84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48
发表于 2019-4-26 00: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色帝国下杨改兰悲剧重演

   
   
    4月21日上午11时许,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27岁的杨某某,背著她的两个双胞胎,怀中抱著大儿子从当地的彩虹桥跳下。她的三个孩子中长子4岁、次子和三子,双胞胎,2岁。周日上午,她们母子四人的遗体被打捞上岸,她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其情景令人悲痛。
   
    4月23日,当地政府发布通报,称经公安机关调查走访和其两份遗书分析,死者杨某某的3名孩子生前体弱多病,经常前往医院治疗,其丈夫自购货车在矿山从事货物运输,杨某某在家照看3名孩子,长期休息不好、精神压力大,自感生活渺茫。在事发之前,她就有轻生念头,亲属也多次劝导安抚,但仍承受不住精神压力,最终带着3名孩子一起离开了人世。
   
    在我的记忆中,2018年8月2日,在福州,一个贫困的母亲,为救重病的孩子,裸身抱着孩子在街头呼救。那声嘶力竭的呼喊,仿佛一把锋利的刀子,扎在无数中国人的心上。近年来,各地频发母亲携子自杀事件。去年10月,湖南省新化县母亲带著两个幼儿跳水自杀身亡;2017年1月,在湖南省湘潭市,一母亲因家暴问题,带著两年幼孩子从13楼跳楼自杀丧生。
   
    杨某某携子自杀事件不由让我们想起了杨改兰。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年仅28岁的母亲杨改兰,亲手杀害四名年仅三岁至八岁的子女,然后自己服下农药自杀。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料理完妻儿后事,9月2日离家出走,两天后他被发现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服毒自杀。据媒体报道,杨改兰一家是阿姑山村最贫困的一家,家徒四壁,孩子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全家仅有一头猪、三头牛。而杨改兰的自杀源于三年前她一家被取消原本享有的低保补贴。下面,我就杨某某自杀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绝望
   
    我们纵观杨某某、杨改兰以及其他女性携子自杀事件,我们会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绝望。如果她们不绝望,就不会将自己的孩子也带上一同共赴黄泉,因为她们认为自己自杀后,她们的孩子会更加悲惨。其次,在她们走上绝路时,没有人关心她们,对她们伸出援手。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称,中国女子自杀率高于男子,尤其是农村妇女的自杀率偏高。农村青壮年男人大都在外打工,妇女、老人和儿童留守家中。农村女性不但要照顾家人,还要肩负农活等生活重担,她们的心理健康无人关注。中国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国同时也是严重贫富悬殊的国家,而且社会保障严重不足,尤其是农村的贫困人口,几乎是处于自生自灭的境况。更可悲的是,中国政府视各种非政府组织为洪水猛兽,不断破坏公民社会的成长,将社会治理的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但事实证明,政府越是集中一切权力,农村贫困人口就越是孤立无援。习近平不断鼓吹精准扶贫,但在权力不受制衡的官僚体制下,精准扶贫变成了腐败的工具,贫困人口不仅没有脱贫,相反受到新的盘剥。在西方,国家实行新政府、大社会制度,教会、非政府组织和自愿者填补了对底层弱势群体的关怀与救助的空白地带。中国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杨某某这样的悲剧只会重演,而难以避免。
   
    第二,盛世蝼蚁
   
    在谈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讲一个84年前,发生在美国纽约的故事。
   
    1935年的一天,纽约市长拉古迪亚在法庭旁听了一桩面包偷窃案的庭审。被指控的是一位老太太,当法官问她为什么盗窃时,她说她的两个小孙子饿了两天,她偷面包是因为没钱给他们买面包。法官问她:“你是选择10美元罚款,还是10天拘役?”偷面包的老太太只得“选择”拘役,因为要是她有10美元,她就不会去偷面包了。审判结束,拉古迪亚市长从旁听席上站起,脱下自己的礼帽,往里面放进10美元,然后向在场的人大声说:“现在,请各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这是为我们的冷漠所支付的费用,以惩戒我们这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社会。”法庭上一片肃静,在场的每位,包括法官在内都默不作声地捐出了50美分。这就是著名的”拉古迪亚的拷问”:一个人为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罪。
   
    当今中国,不断在炫耀它的经济成就和富有,不断打造美仑美奂的形象工程,举办一次又一次大阅兵,以及通过所谓“一带一路”疯狂向发展中甚至发达国家大撒币,来显示自己的强大,但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广大民众却是冷漠和不屑一顾。如果在美国,一个人为面包犯罪,美国社会有罪,那么我们可以说,让杨某某等陷于绝望以致携子自杀的中国共产党、政府有罪。杨某某们在中国,他们都是“盛世”下的蝼蚁,无关紧要,无人在意,也无人关注。他们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挣扎,但始终看不到一个出头之日。一个国家是不是真的强大,一定不是出了多少英明领袖,造了多少核武器,有多少外汇储备,GDP增长率多高······,而是看你如何对待弱势群体。
   
    第三,血色奢华
   
    时寒冰先生在他的文章《血色奢华》中这样写道,在中国,有两个世界存在,一个是有权有钱中央政府和有钱任性的富人世界,另一个是有权无钱的地方政府和无权无钱的贫贱老百姓世界。血色奢华,盛世蝼蚁就是当今中国的真实写照。有人在拿着人民的血汗钱,撒币炫富;有人在玩弄女性,荒淫无耻;还有人在为生存奔波,为孩子上学挨打流血。当中共领导人一次次地向世界撒币时,不知道是否想过,爱护自己的国民,让他们生活在富足、平等、自有、尊严的法制化的环境中。血色奢华不能带来任何实惠,它是对财富极尽挥霍的产物,是对生命、权利和尊严极度蔑视的结果。我不知道这种奢华的张扬到底要表达什么,但我知道,这些费用,足以让全国所有因贫困而失学的孩子回到校园,圆他们含泪的求学之梦;但我知道,这些花销,足以让全国所有无依无靠的老人,得到最基本的养老保障,使他们不再生活在恐惧不安的阴影之中······
   
    凡是充满人情味的政治家,都不会过度地享受奢华,更不会沉浸在血色奢华中不能自拔。没有人冲他们高呼万岁,也没有人把他们包装成伟大领袖,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以自己的感受,体味他人的感受;以自己的苦难,融化整个民族的困难;以自己的痛苦,给自己效忠的国民,送去温暖和希望。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于如此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让它们像幻影一样,散向无尽的黑夜。当自称“我将无我”的掌舵者一次次地向世界送去巨额订单,把金钱外交发挥到极致,不知道是否想过,血色奢华不是“我将无我”,而是“我将无民”。
   
    杨某某们和她们的孩子们走了,带着绝望和哀痛走了,对这个冷漠的社会她们没有一丝眷念。在结束今天节目时,网络上充斥着京东集团掌门人刘强东没有强奸而是误中美人计的新闻,下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又将在北京粉墨登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中国民主党

GMT+8, 2019-8-26 10:38 , Processed in 0.07366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 2019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