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徐文立兄的几次辞职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9 07: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徐文立兄的几次辞职信
遇罗锦

(一)

文立兄:

我最不明白的是:中国的第二大党“中国民主党”最早是你创建的,为此你还进了监狱多年。但为何你出了监狱去了美国后,没有几年,你反而是自动辞职、不当党主席了呢?

多年前,我在纽约住的是《北京之春》薛伟介绍的浙江人开办的旅馆,自己付钱每天四十几美元。管理员告诉我:整栋楼就我这一间是按照“旅馆”登记注册的,其它各层各屋都是上下双人床住八个人、屋里拥挤。好在她(他)们都是打工族,白天都不在家的。全楼上下几层全都住满了,这样的楼竟然有好几座,楼主真是发了大财了。浙江人既有本钱又能干、待人也十分热诚。

再后来,我才听说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竟然有十八、九个,都是按来自中国的省份或地区建立的。我奇怪如此同名的党,在美国怎么注册呢?后来友人告诉我:“只要加一个小字母和其它人不同,就算是区别、便可注册了。”

我不明白:是否这同一名称的党派太多、有的财力太大,地区和山头主义太浓,于是你只有辞职呢?

或仅仅是因观点不同呢,还是因为别的?假如想看看这些事件经过的话,去哪儿能看到资料呢?

罗锦

2019年5月3日

(二)

很快,文立兄发给了我一些他的资料供我参考(作者注:由于资料太长,作者有删节,以删节号标明),由于我对这些实情一直很陌生,所以很高兴他能发来这些资料,在此与大家共享。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简介

http://www.cdp1998.org/gybd.htm

1998年宣布成立的中国民主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主运动历史上第一个以公开方式宣布成立的政治反对党。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为宪政民主政党,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政治制度变革,使中国大陆成为进步的宪政民主国家,这是本党现阶段的主要目标。

中国民主党追随辛亥革命诸先贤开创的亚洲第一共和,尊重一九四六年制宪国大确立的第二共和,励志建设自由均富、人权平等、宪政民主的中国第三共和。

中国民主党的首要目标是:谋求通过制宪会议,推动全民直接选举,争取在各级议政和立法机构中拥有合法的独立席位,在中国结束一党专政,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中国的民主转型。

中国民主党要求落实中国宪法中规定给予人民的所有民主权利,要求保障民生,反对专制和腐败。支持国内的民权活动,包括支持他们在面临暴力镇压时采取的各种合情合理的抗暴行动。 

中国民主党联合国内外一切民主力量,包括民间争取民权的力量和中共体制内民主派和改革派,孤立和打击权贵保守势力,协力打开中国民主化之门。 

中国民主党海外党组织的工作和发展的原则是:公开发展、吸纳精英、自强广交、支持国内、举旗促变。

中国民主党1998年6月25日由王有才、王东海、林辉在浙江省民政厅公开申请注册。当日,徐文立和秦永敏共同决定立即动员全国异议人士在各省市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的组党运动。
同年11月9日,徐文立公开宣布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选举徐文立任主席,查建国、高洪明任副主席,刘世遵任秘书长,何德普任监委主任,使组党运动进入实质性阶段。中国大陆28个省市民运人士先后在北京、浙江、上海、山东、湖北、辽宁、四川等地相继成立了中国民主党的组织。

当时,中共领导人江泽民表示:“近来有一个动向,就是国内外的敌对分子相互勾结,策划所谓‘合法组党’,或者打着什么别的旗号搞组党的政治图谋,实际上是想在中国搞出一个与共产党分庭抗礼的反对党,最终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对他们的这种政治野心,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一有风吹草动,必须立即制止在萌芽状态,必须坚决彻底地粉碎他们的这种企图,切不可心慈手软。”

1998年11月30日它的主要领导成员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分别在北京、武汉、杭州被捕。12月21及22日,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被中共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3年、12年、11年。

1999年2月面对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已被捕判刑的严峻形势,湖北陈忠和到北京与查建国、高洪明等人商议,成立了由中国民主党北京党部、湖北党部、辽宁党部、天津党部、陕西党部、河北党部、河南党部、山东党部、安徽党部、山西党部、内蒙古党部、北美党部联合成立的中国民主党的笫一个联合机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之后,全国各地中国民主党参与者纷纷地被指控包括“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等各种刑事罪名并被判入狱,其党总部被迫流亡美国,活动也由公开转移到半地下。至今中国民主党仍有王炳章、刘贤斌、谢长发、许万平、杨天水、孔佑平、李大伟、陈西、陈卫、朱虞夫等等重要领导人尚在狱中。

中国民主党1998年组党以后,大陆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和海外中国民主党后援组织是一体,1999年开始和大陆的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融合为一体。

2000年1月1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当时国内负责人何德普和海外负责人王希哲共同发布了《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的纲领性文献。

徐文立、王有才分别于2002年12月24日和2004年3月4日被中共政府流放到美国。秦永敏坐牢12年于2010年出狱,现在武汉。

2004年12月3日,徐文立受海外中国民主党后援组织负责人王希哲委托在美国罗得岛州成立《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

2007年6月4日,《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改名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在美国罗得岛州召开,通过了新的党章,选举徐文立为总部主席。

2009年12月1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经国内外协商同意后,统一更名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英文直称为《China Democracy Party》。

2011年6月6日,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二次代表大会在美国华盛顿召开,通过了《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中国民主党党章海外现阶段暂行条例》,再次选举徐文立为总部主席,汪岷和唐元隽为副主席。

(三)

时间飞逝,从2004年到2013年,文立兄在领导位置上已工作了9年,他自己认为应该请辞了。

由于我想看看有关资料,他给我发来了《徐文立辞去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职务的报告》。由于文章太长,删节处以删节号标出。

徐文立辞去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职务的报告

http://www.cdp1998.org/file/2013071902.htm

现将他的报告摘抄如下:

总部诸位、分布世界各大洲的二十个党部诸同仁和...国内外诸位同仁们:
今天是我的七十岁生日。今年初,我已经从我服务十年的美国常春藤大学——布朗大学的研究和教学岗位上退休。思考良久,在人生七十才开始的今天,也应该是我从中国民主事业第一线完全撤下来的时候了。所以,今天我把早已拟好的这封请辞信,报告诸位。
三十五年来,我曾尽心地为我的祖国的民主、护宪和我的第二故乡——美国,做出一些牺牲和奉献;并于2008年11月15日将狱中16年的思考论述,在香港付梓成书《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我以为,人类社会出现的问题,皆是被拗了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漠视人的人格平等是错误的,追求绝对平均主义同样荒谬,是几个世纪“左倾”思潮的源头。所以,我以《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作为自己献给我的家人、我的祖国和全人类的祭礼。
......我所倡导的“第三共和”,对于中国未来的特殊意义,已在我党海外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被肯定:“中国民主党人追随辛亥革命诸先贤开创的亚洲第一共和,尊重一九四六年制宪国大确立的第二共和,励志建设自由富裕、人权平等、宪政民主的中国第三共和”,而为中国的第三共和的兴建的奋斗,特别是八九六四一代早已摆脱了中共篡改历史的迷雾,开始融入兴建第三共和的洪流之中。这一批中共自己埋下的89六四的“反叛的一代”,经过24年在炼狱中的摸爬滚打,也开始脱离个别做秀者的垄断,而喷薄欲出,李一平和成斌麟的《变局策》,就是登高一呼的代表之作。“89六四”是中共挥之不去的噩梦,尽管今日之中国,依然是阴霾笼罩的庞然的“经济聚物”,可是中共的专制必定消亡在89六四的“反叛的一代”的手中,这只是时日的问题。
我一生值得庆幸的是:在我还不清楚认识上帝的时候......让我有幸和美国布什总统、卡特前总统、南希.佩罗西议长及西方的一些政要,面对面地直接交流,让我有幸在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学院与我的同事巴西前总统科多索、智利前总统拉各斯、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赫鲁晓夫儿子谢尔盖.赫鲁晓夫、捷克签署77宪章的核心人物之一、前外长伊日.丁斯特比尔会晤并有长时间的交流切磋,切实地了解西方宪政民主的真谛和民主宪政转型的经验和教训,让我深刻了解到真正的宪政民主和我们在中国大陆了解的所谓“民主”,即中共宣传、实行的“民主集中制”(本质上的法西斯“民主”)、特别是毛泽东少年崇拜、晚年推向极致的(也是一些异议人士极欲实行的)“无政府主义的大民主”,是南辕北辙,是两个完全不同、对立的体系。我豁然了解了宪政民主的真义:文明、有序,即“法至上”;尊重每一个人的合法的自由、平等的权益,同时尊重他人拥有同等的权益;人生而平等,同时也要了解人先天和后天的差异;民有、民治、民享;人类在正常社会秩序下,才会有真正的民主;“法治下”的自由,才是大家能够共享的自由。

另一个要庆幸的是,上帝安排我结识了你们,同甘共苦,共创海内外基地,保留火种,不离不弃,虽然我有许多的缺点和有待改进的地方,你们总是宽容地接纳我,支持我。从我于2002年12月24日圣诞夜踏上美国这块神奇的土地开始,第二天,希哲就把海外民主党的重任委托于我,我从2003年开始筹划,2004年通过网络选举成立了“海外流亡总部”;2007年召开了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确立我们“结束中共专制,建立第三共和”的方向;2009年12月1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经国内外协商同意后,统一更名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英文直称为《China Democracy Party》;2011年召开了海外第二次代表大会,确立更现实的首要目标:“谋求通过制宪会议,推动全民直接选举,争取在各级议政和立法机构中拥有合法的独立席位,在中国结束一党专政,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中国的民主转型。”经过一些风风雨雨、及局部性问题的解决,我们已经成为海外较为团结和务实的团队。我相信,这个团队是会坚持到最后胜利的。
回想自己过往有了这一切从 神来的美好祝福与恩典,我这一生是值得的、充实的、幸福的。
今天我郑重地向你们——我亲爱的老朋友和同仁们,提出辞去我现在担任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的职务。我的请求是审慎的、诚恳的。这样,新的领导班子就可以有近二年的过渡期,来从容地完成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繁重的组织安排和准备工作......
我个人提议:由现第一副主席汪岷出任代理主席、唐元隽副主席和陈晓出任代理副主席兼代理秘书长,组成新的常委会,来领导全党,直至得到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确认,以及2015年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召开和新的选举。
我将继续信守我对总部和欧洲联合党部的承诺,9月底10月初,前往欧洲为党工作和参加欧洲联合党部的会议及西班牙党部的建立......回想自己过往有了这一切从神来的美好祝福与恩典,我这一生是值得的、充实的、幸福的。
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坚持努力奋斗是我终生的目标,我将退而不休。我们一定会有继续携手合作、奋斗的机会,在中国民主化的事业上我们永远不会说告别!
我爱你们!
以上是我的呈请和提议,请总部诸位审议和接受。
你们的老战友
徐文立
2013年7月9日

 
由于战友们的挽留,文立兄又写了《二致》、《三致》总部的信,以表自己请辞的决心。

他在信里回忆1978年时,利用他家的唯一一间较大的屋子,创办了民办刊物《四五论坛》,或许习惯使然,他总是在那里给大家端茶倒水、推油印机时间最长的是他,照顾每一个人都能够平均吃上一口的也是他。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的、合格的领导人,他自谦地说:“说的好听一点,顶多是一只比较勤快的小蜜蜂,有蜜就采,‘见贤思齐’而已。”

他希望总部的主持日常会议和常务工作,全部交新的“代理主席、或常务主席”领导下的新的“常委会”来独立行使职权。
2013年7月,文立兄已经70岁了,他第三次给总部写信,表达了自己请辞的恳切的愿望。他认为:汪岷、元隽、陈晓,还有其它人,都比自己强,他们更会领导和用人;领导无非就是决定正确的方向和善用人。他深信他们会做得更好。

他再一次强调:人换政不息,才是一个组织成熟的标志。

由于战友们的热诚挽留,文立兄于2013年7月16日上午,又写了《再辞信》, 终于得到战友们的批准。

看了他发来的这些资料,给我感触很深。我的第一反应是:“说真的,我真没想道你的辞职信竟是这么客气和主动、如此地充满了大爱。说句夸张的话:如同教父在讲道。这真令我意外,也很感动。这才是你。”一位受到大家爱戴的人,竟然这样难于请辞。

我知道若是哥哥罗克活着,与文立兄同岁的他,一定会是文立兄的亲密战友,也会是金钟兄、胡平、维健、跃君等等很多令人敬佩的朋友们的挚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民主党

GMT+8, 2019-11-13 02:21 , Processed in 0.10620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 2019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