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何清涟:中美角力:北京已丧失签署贸易协议的动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02: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习近平与特朗普(AFP)
据路透社11月26日消息,中美两国在北京要求削减关税的议题上争论不休,“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署时间可能会推迟到明年,而第二阶段协议暂时不会达成。这表明,在2020美国大选正式落幕之前,中国不会签署一个美国想要的贸易协议。中国以拖待变,是我向来的看法。值得注意的是,以往中方每次态度变化,都是北京遇到麻烦,希望止损,比如9-10月间表示要采购美国大豆、猪肉等农产品,那是因为非洲猪瘟蔓延,中国需要这些美国农产品满足国内需求。但中国这次态度变化,并非出于止损之需,而是即使被迫让步签署贸易协议,也无助于减少损失,因此完全丧失在明年11月前签署协议的动力。

全球贸易的中国峰值将过


国际金融服务机构瑞信预期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会继续拖累中国制造业。图为山东省滨州市一家工厂。(资料图/法新社)
国际金融服务机构瑞信预期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会继续拖累中国制造业。图为山东省滨州市一家工厂。(资料图/法新社)
贸易战久拖未决,导致全球产业链重置,外资纷纷从中国撤出,带来的损失逐渐显现,而且都是可以用数据直观表达的损失。 据《金融时报》11月20日报道,今年上半年,美国成为美中两大国中对8个国家的最大供应国,其中包括法国、奥地利、津巴布韦和黎巴嫩。而在出口超过美国的国家名单上,中国仅增加了3个:不丹、卢森堡和委内瑞拉。据投资公司NN Investment Partners的高级新兴市场战略分析师巴库姆(Maarten-Jan Bakkum)表示,这种转变可能是全球贸易领域出现“中国峰值”的迹象。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何谓峰值。根据国际货币基金 组织(IMF)数据的分析,2018年上半年,中国对174个国家的出口超过美国,而美国是最大的商品供应国仅51个。这一现象被称为“中国峰值”(Peak China)。但在今年上半年中国却输给了美国,过去二十年作为全球主要出口国的地位受到了打击。 所谓中国峰值,意指2018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商品供应国是顶峰时期。

中国进出口贸易量下降,实际上数月前就已经出现各种迹象。早在今年7月12日,中国海关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进出口双降,以美元计价,6月出口同比下降1.3%,进口同比下降7.3%。对美国进出口同样如此,美国政府于8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美中贸易争端的持续,2019年上半年,中国不再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被墨西哥和加拿大相继超越,退居第三。

这个结果是可以预料得到的,只是时间迟早问题。早在2018年6月我就指出,中美贸易战改变了在华外企对中国市场的未来预期,纷纷撤出或者正安排撤出中国,此举导致全球产业链重置。这些撤出的外资当中,包括对中国而言非常重要的台资。中国的出口结构是:民企、外资、国企的比例大致是45%:40%:15%。如果算进出口总额,则外企占比约一半,民企+国企占另一半。在中国前十大出口商中,台资占四家。

中国峰值对中美两国都意义巨大。自从中国加入WTO以后,美国渐渐失去世界第一贸易大国的地位,而且贸易赤字年年增加。减少对华贸易逆差,是川普总统开打贸易战的主要目标之一。如今中国尽管迟迟不肯签署协议,但美国已经通过贸易战态势形成的压力达到这一目标。中国此时就算签了协议也无法止损,不可能让这些外企回流中国。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让中国重温加入WTO之前旧时光


2019年11月19日,在参议院全院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之际,俄勒冈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默克里(Jeff Merkley)在院会发表演说。(推特图片/Josh Hawley‏@HawleyMO)
2019年11月19日,在参议院全院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之际,俄勒冈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默克里(Jeff Merkley)在院会发表演说。(推特图片/Josh Hawley‏@HawleyMO)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下简称《法案》)的来龙去脉及对中国的影响,我在《〈香港人权法案〉的震波与实际打击力》一文中已经详细分析过,这里只讲述北京将如何面对这个法案。

这个《法案》的用意在于约束中国政府的行为,让中国政府尽量不要对香港反抗者施加暴力,以免出现人权灾难。因而,《法案》的两大类惩罚措施建立于两种可能性之上:政治类的惩罚措施,如拒发签证、拒绝移民、冻结金融资产等,将施加于未来有可能到美国旅游或者移民定居的,有侵犯人权纪录的香港及中国官员;经济类惩罚,主要是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区地位,这一特殊地位曾帮助香港发展成现在的全球金融中心之一。香港是单一经济体,现在仅存的经济功能也就是中国政府最看重的金融中心功能(关系到外资与外汇来源)。请注意《法案》设置的一个限制条件: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审核香港的自治状况,只有在其仍充分独立于中国内地的情况下,才能有资格获得到在贸易上的特殊地位——中国在2001年加入WTO之前,为了让美国国会通过给予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每年一次。由于克林顿总统一力说服美国国内不同意见者,让中国加入了WTO,从此中国摆脱了让美国佬就中国人权问题指手划脚的机会,美国也失去了最有力的约束工具。

这个《法案》为中国带来了两大烦恼:

一、无法止损。川普总统是否签署这法案已经无关紧要。根据美国法律,国会参众两院通过这个《法案》后,总统有10天时间考虑签署或者提出反对,若总统选择什么都不做,法案在10天后自动生效。如果总统动用否决权,参众两院都需要再用三分之二多数才能推翻否决。但是,鉴于这两个法案不论是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和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都几乎毫无异议地通过,再来一次表决,三分之二的票数应该是稳稳当当拿得到的。也因此,北京认真盘算之后,觉得就算签了协议卖个人情给川普,《法案》照旧成立。

二、时时要与美国试比高的中国,早已无法忍受美国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指手划脚”。美国对香港人权的观察时期比较长,中国就算韬光养晦,能够忍上一年、两年乃至更多年数的观察,但很难长久忍受。2001年加入WTO之前,中国每年要经受美国国会关于最惠国条款讨论的质询过程,但那时中国还未“崛起”,需要美国的“恩赐”。如今18年过去,中国已经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时以超过美国、取得国际社会的政治主导权为念,早已非当年吴下阿蒙。如今被美国这部《法案》一下打回18年前,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照顾川普总统急于签订贸易协议的愿望也不能让《法案》搁置,对不起了,咱不签了。

美国不能运用谈判之外的手段对中国施压,就只有利诱。中国现阶段基本没有签署协议的动力,除了本文列举的两大因素之外,还有知识产权方面的原因。鉴于篇幅,以后另行撰文。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民主党

GMT+8, 2019-12-14 15:25 , Processed in 0.06953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 2019 洛杉矶中国民主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